当前位置: 穿越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死人经 > 第一章 贪财害命
txt全集下载
阅读背景: 字体选择: 黑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启体 字体大小: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

幸运蛋蛋开奖直播

死人经由穿越小说网(m.15kxs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从来没想到,我的人生会因为一百块钱而改变。
    我叫陈凡,是个孤儿。
    养父在邻村的一条河里捡到我,等他老人家将襁褓中的我抱回来的时候,已经只剩下半条命。
    王瞎子替我算了命,然后告诉我的养父,说这孩子五行缺金,所以给我取了个名字,叫做陈钒。
    我养父识字不多,在替我上户口的时候写漏了偏旁部首,因此才让我有了现在的名字。
    家里穷,养父一个人鳏居了大半辈子,到病死的时候也没取上媳妇,不识金,也正常。
    这些事,都是王瞎子告诉我的,因为打从我记事起就从没见过养父,他早些年撒手人寰,在村东口留了几间破屋子,让我和王瞎子一同居住。
    王瞎子是个算命的,整天走街串巷,以替人算卦维生,兼职看风水、伐棺迁葬,家里还在卖香烛纸钱,总之一切跟死人有关的活计都能接。
    他是个很孤僻的人,但极有学问,懂得也多,教会我很多门手艺,只是不允许我轻易在人前卖弄,每当有丧葬营生上门的时候,才会让我陪同他一起去打打下手,我跟着他,干了不少“死人活”。
    最让我奇怪的一点,是他明明认我做干儿子,却从不允许我叫干爹,反而让我直呼其名,跟别人一样管叫他王瞎子。
    在我们这儿,瞎子并不代表着真瞎,而是十里八村的人对于算命师父的一个统称,“瞎”得越厉害,证明风水看得越准。s11();
因为穷,我没怎么读书,中专还没念完就辍了学,靠着给人打零工过活,偶尔有周转不灵的时候,全是靠着王瞎子的接济。
    这一天夜深,我刚在镇上赶完工,蹬着唯一一辆二八破自行车赶回家里,还没蹬出多远,就让人给拦下了。
    拦住我的人,叫刚子,是镇子上名声最臭的几个青皮(也就是俗称的混混流氓)之一,整天不务正业,赌博打架却是一把好手。
    我住的村子,和他家挨着不远,彼此也算认识。
    “陈凡,帮我个忙行不?”
    刚子用手抓着自行车,眯着眼睛朝我笑。
    我疑惑地看他一眼,“要我帮什么忙,借钱的事可别来!”
    “嗨!”
    刚子摇头,直说晦气,谁不知道你陈凡家里穷得连裤子都没有,缺钱也不会找你啊!“老实说吧,哥几个做了笔买卖,借你自行车装下货,回头给你五十块,你看成不?”
    刚子看着我,笑得十分热情。
    我眯着眼睛打量他一眼,摇头说,“不借!”
    我跟着王瞎子这么些年,别的本事没有,粗浅的看相功夫倒略懂皮毛,这小子命宫浅薄,注定没有发财的命,疾厄宫上还生着一缕萦绕不散的黑气,这证明他最近是要倒大霉了,弄得不好,极有可能会是血光之灾。
    和一个即将要倒大霉的人谈买卖,怎么算,我都吃亏。
    “诶,你别呀!”
    刚子拽着我的自行车把手,死活不
     肯让我离开,“这样好啦,一百块,一百块行不行?我现在就给,只借你一个晚上,明早一准还你!”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顺手就掏出了红票子,凑在我眼前逛了逛。
    看着他手里的钱,我犹豫了两秒钟,将信将疑地从车上跳了下来。
    权衡再三,我决定还是把自行车借给他了。乡里乡亲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,再说还有钱赚,不借是傻子。
    接过钱,我轻轻揉了一揉,感觉不像是假的,二话没说,将自行车留在了原地,自己则走路回村。
    得了一份意外财,让我既兴奋,又疑惑,按理说刚子不是这么大方的人,难道这小子当真时来运转,发了横财?
    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我将钱压在枕头底下,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总觉得刚子行为反常,有些古怪。
    我哪里能够知道,就为这一百块钱,却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,非但带给我莫大的麻烦,更加促使我走上了和以往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刚起床,刚子就来还自行车了,我注意到他脸色很不好,眼圈围绕着一层淡青色,印堂发黑,疾厄宫里的黑气变得更加浓郁了,很吃惊,于是问他昨晚都去干了什么,可别为了发点小财,把命都搭上。
    刚子神情恹恹,支支吾吾地不肯开口,被我逼问得急了,露出一脸的凶狠相,将自行车摔在我跟前,警告我就当昨晚没有看到过他,也不许告诉别人他在镇上跟我说的话。
    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好,转身离去的时候,一不小心绊在石头上,身子跌倒下去,我好意将他扶起来,一看他的脸,却惊得三魂皆冒,“啊呀”一声,将手猛地撒开了。s11();
这小子面相本来就不好,刚才跌倒的时候,不小心撞上石头,跌得满脸青紫,转眼间居然就变成了一副横死相!
    不过,看相的人不能随便道破天机,这是行业里的规矩,何况我在这方面的天赋也差,不敢说自己看出来的结果就一定对。
    “真他娘的倒霉!”
    刚子低声咒骂了一声,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。
    我这两天没有零工可做,王瞎子又出去给人看坟地,没办法,只好替他守在家里,顺带也可以卖点香烛纸钱,多替咱爷俩赚些生活费。
    做这行的,门庭比较冷清,直到三天过后,我才总算开了张,邻村有几户人家跑来买花圈和纸钱,付了现金,要我尽快发货,同时替他们准备一口棺材。
    纸钱和棺材,王瞎子家里都有,当时就拉走了,不过花圈却必须现做,好在我跟着他学了几年手艺,对于这些活计很熟练,一边将竹子抽成条,准备家伙什,随口问了买花圈的大哥一声,“谁家死人了?”那人摇着脑袋,嘀咕道,“还能有谁,隔壁村老钱家的刚子,大半夜不知道怎么就淹死在了黄花村的水库里,老钱家这回可惨咯,白发人送黑发人,两口子哭得连气都喘不上,真够造孽的。”
    听了这话,我脑子里嗡地一声,拿刀的手没抓稳,差点削在了自己胳膊上。
    刚子果然死了,这??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    买花圈的人见我心
     神不宁,将手凑到我跟前晃了晃。
    “没事,这些花圈要弄完,起码得等到下午,你先回吧,弄好了我给你送过去。”
    我赶紧从失神中反应过来,将人打发走。
    送走了客人,我的心情一时很难平静,只好硬着头皮赶工,赶在日落前弄好了花圈,扛着它们走到了刚子家。
    隔着老远,我已经听到了钱家老两口的惨哭声,进了院子,发现灵堂已经搭好了,主持这场法师的先生我认识,姓李,还跟我打了几声招呼。
    按照我们这儿农村人的习俗,家里死了人,做法事的时候,必须要搭桥破瓦。
    所谓破瓦,就是说人要死时,把自己带业往生的那个“本元风心”(识神),由业报的蕴身中,迁移出去,另外觅找生趣。
    干我们这行,同行之间交流得很少,都是父传子、子传孙,祖祖辈辈这么来的,我对别家的法事也挺好奇,所以久忍不住偷瞄了一会儿。
    只不过今天这场法事,干得却并不顺,因为当“桥”搭好之后,李先生跳上板凳,将木剑一顿,喊了一声破,那瓦片居然并没有裂开!
    这情形让我惊诧,按理说这位姓李的先生名声不错,干这活十几年都没失过手,怎么破瓦的时候,会破不了?
    “破!”s11();
李先生深吸了一口气,再度将木剑狠狠插在瓦片上,没料到瓦没破,他脚下的凳子却一下炸开了,整个人朝天仰倒,一口气没喘过来,昏死过去。
    丧礼上出这种岔子,丢人可丢大了,我想将他扶起来,路过棺材的时候,却听见“砰”的一声响,那棺材板居然在没有人推动的情况下,自己歪向了一边。
    整个丧礼一下子炸开了锅,胆子小的全都逃开了,都说这事邪性。
    我也吓了一跳,跟着王瞎子赶过这么多场丧礼,从没遇见过这种怪事,赶紧回过身子,想要将棺材板盖好,冷不防却从里面伸了一只手出来,狠狠抓住了我的胳膊。
    啊!
    我浑身一激灵,拼命抽开手,一屁股坐倒在地,抬起头,发现那只发白肿胀手掌就这么从棺材破口中伸了出来,竖直朝天,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。
    丧礼上所有人都跑光了,很明显,都是被吓的。
    我也吓傻了,从地上弹起,屁滚尿流地跑回了家。
    邪性,真特么邪门!我将所有的门窗都关好,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,不自觉扬起手臂,却发现之前被刚子抓过的地方,居然浮现出一道很浅的手印。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?”
    我拼命用袖子擦了擦,发现没用,想起门口的大水缸,就想跑出去洗洗。
    一推门,却发现了两个无比清晰的泥水脚印,面朝我家大门的方向,静静地印在了水泥地上。
    砰!
    我用力关紧了大门,颤抖着退了好几步,想起那个大哥说的话,刚子是被淹死的,不由满脸都是冷汗。
    刚子,你为什么要找上我!

穿越小说网(m.15kxs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死人经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15kxs.com


    ...